說起李老師,他與我們耀州有著深厚的淵源。他的外祖父解放前曾在我們耀縣任稅務局局長,作為局長家的千金——他的母親豆蔻年華是在耀縣度過的。就在前多年,他母親去世前病重之時還在念叨著想到耀縣去看看,李丁老師為了安慰母親,向母親表態,承諾等病好了一定陪她到耀縣故地重游,但天不遂人愿,老人不久便離開了這個世界。為了那個承諾,李丁老師把母親入土為安之后,帶著女兒專程來到了耀州,讓女兒抱著母親的遺像,在耀州的藥王山、文廟、神德寺塔等母親記憶深刻的地方轉了一圈,總算完成了母親的遺愿。

  我的“初中!蹦感!兾魇〗ú墓I學校,地處西安市南郊陜西廣播電視發射塔南側。1985年9月,在一個秋雨連綿的日子,我背負行囊,來到學校,成為該校首屆初中專學生中的一員。因為是一所新設立的“初中!睂W校,我們學校的老師大多是大學剛剛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和我們的年齡相差無幾。因為彼此年輕,師生間的交往便跨越鴻溝而無代差,和諧相處而不乏激情。

  學校年輕老師居多,印象最深的當屬我們的班主任元德寶老師和語文老師李丁。

  元德寶老師是渭南白水縣人,因其班主任職責所在和我們的接觸最多,其帥氣的外表在淵博的學識籠罩下自帶光環,深受同學們的愛戴。他既教給我們知識,又教會我們生活。課余時間,他教我們跳交誼舞,教我們學唱歌,給我們講國際國內大事……他使我們這些少小離家的心靈得以安撫。也許因其“淵博”,他在我們畢業不久便榮調陜西省委黨校工作了。多年前,他曾受耀州區委黨校之邀來耀授課,不巧的是我那幾天剛好出差在外,與元老師在耀相逢失之交臂。


  李丁老師則是一位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詩人氣質的人。曾記得在他的語文課上聽得最多的是他講解的詩詞歌賦,他朗誦詩詞時那種瘋狂、那種癡迷、那種近乎歇斯底里的形象,深深地刺激了我們的文學細胞,引導我們走上文學之路。因此,在他的“手下”聚集了一幫文學青年,我也名列其中。

  李丁老師的語文教學常常有一些與眾不同的方式。記得有一年清明節前夕,在語文課上,他突然要求大家以清明節為主題即興寫一首詩歌,并要求下課前完成。短短的四十多分鐘,大家又毫無思想準備,這一要求大家都覺得難度很大,我也硬著頭皮寫了一首題為《一束含淚的白玉蘭》的詩歌,好歹在下課之前交稿了。結果,出人意料的是我的詩歌被評為優秀詩歌,并入選學校清明祭掃活動的詩歌朗誦。

  對于這樣的作詩方式我是帶著疑惑在一次和李老師的交流中得到了答案。李老師說,寫作是與靈感密不可分的,即興寫作激發出的靈感往往可以產生鮮活的新意,同時即興寫作也是一個人文學功底高低的試金石,只有靈感與功底的有機結合才能寫出好的作品。聽了李老師的話,我對他的語文教學更為嘆服。關于文學靈感,我不敢說我天生就有,我感覺我是被李老師的教導激發出了一些靈感;關于文學功底,我自以為自己還是有許多優越感的,因為,從我上小學寫作文起,我的許多篇作文都是被語文老師當做范文在課堂上賞讀的,這讓我曾經多少次引以為傲。

  李丁老師是在我們初中專畢業后工作調動至省委黨刊《共產黨人》雜志社做編輯的,以后合并更名為《當代陜西》。因此,他曾經因公來我們耀縣做過采訪,縣委組織部接待的,我當時也從事新聞工作,陪同他參與了采訪活動。此后,一個不經意的機會,在《陜西農村報》的編輯、記者招考中,我有幸被錄用。在《陜西農村報》工作的一年中,我多次和李老師見面,或一起吃飯,或一起游玩,也多次去過他家(西安北院門附近),和李丁老師的交往是亦師亦友的狀態,正如他贈我書的扉頁上寫著“小平賢弟雅正”,就憑這個簽名,誰能看出作者和我是師生關系呢?


  在《陜西農村報》工作一年后,由于人事關系無法解決,我又回到了當時的耀縣縣委宣傳部。此后,雖然和李丁老師的見面機會很少,但他陸續出版的雜文集、詩歌集《溫馨與光明》《那西沙斯·水仙》《日麗中天》《家在回坊》等書籍,或送或取或轉交,我都先后收入囊中。

  讀了李丁老師的這四本書,對我印象最深的還是他的詩集《日麗中天》,這本詩集內容豐富,詩歌形式風格各異,或高興、或低沉,或興奮、或氣憤,或浪漫、或現實,或歌功頌德、或針砭時弊,無不體現了作者正直無邪、樸素無華、卓爾不群的人格魅力。他的詩多為新格律詩,短小精悍,才思敏捷,如山澗的小溪純凈清亮,自然流淌,看似沒有什么固定章法,而這正驗證了我國文學泰斗巴金的文學理論“文學的最高境界是無技巧”。

  為了表達我對李老師這本詩集的推崇,2008年8月,我曾在《教師報》上發表過一篇李丁老師《日麗中天》讀后感的文章——《文如其人 詩為心聲》。

  如今,李丁老師已經在《當代陜西》雜志社工作30年了。30年來,他的工作狀況正如他參評“陜西省新聞道德風尚獎”中介紹的那樣,吃苦耐勞,踏實肯干,愛崗敬業,淡泊名利,潛心鉆研,為陜西新聞宣傳工作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他的作品多次獲得省委主要領導的肯定。雜志社上級主管部門省委組織部領導親切地稱他為雜志社的“社寶”、“老黃!。2009年被評為“陜西省優秀新聞工作者”,2021年獲全國黨刊協會“從事黨刊編輯工作20年”榮譽證書和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從事新聞工作30年”榮譽證書、獎章。

  有人說,師恩如山,因為高山巍巍,使人崇敬;我還要說,師恩如海,因為大海浩瀚,無法估量。今年已經58歲的李丁老師依然奮戰在黨刊編輯一線,作為他的學生,無以回報,我只能在耀州遙祝李老師萬事順意,身體健康。并深情的說一聲:感恩您,老師!(張小平)

責任編輯:李一璠

張小平 | 我的老師

2022年10月11日 09:15 來源 中新網陜西

相關新聞

精彩圖片

閱讀推薦

我和小?公交车激情

    <form id="px99f"></form>

      <address id="px99f"></address>